【周叶】王子与幽灵

小吃包:

1.


“哇哇——哇哇——”


房间里传来响亮的哭声,回荡在金壁辉煌的走廊里。门外守候着的人们纷纷欢呼着,高声称颂神明的名讳,迎接轮回王国继承者的诞生。


轮回的小王子取名周泽楷,满月时,盛大的宴席三天三夜,举国上下载歌载舞。小王子安安静静的躺在金色的摇篮里,怯生生的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孔出现在自己眼前。


北方的巫师有一双奇妙的大小眼:“祝愿小王子容貌出众。”


西方的吸血鬼养了一头聒噪的白狼:“祝愿小王子健康快乐。”


东方的魔王收了一路的钱包:“祝愿小王子文武双全。”


南方的海盗穿着绣满花的外套:“祝愿小王子幸运MAX!”


大厅里再次奏起欢快的歌曲,众人跳起优美的舞蹈。小王子被抱回寝室,安放在宽大的睡床上。床上摆满娃娃和玩具,周泽楷左看看,右瞧瞧,胖乎乎的身子一翻,抱住了个大熊猫。


窗台上的风铃轻轻摇摆,叮铃铃,叮铃铃。女仆打起小小的哈欠,陷入到梦的世界。一只小猫从窗台爬进来,肉垫踩在厚重的地毯上,悄无声息。


琥珀色的大眼睛,油光发亮的橙红皮毛,脖子上大大的蝴蝶结,小猫爬上床,短小的舌头轻柔的舔过小王子圆滚滚红扑扑的脸蛋。


“呀——呀——”


周泽楷眯着眼笑起来,张开手,把小小的猫抱到怀里。


“喵~”


大熊猫娃娃颤巍巍坐了起来,两腿微微弯曲,一蹦一跳。它晃着大脑袋,朝小王子弯下腰。


“晚上好啊,轮回的小周王子~”


声音懒洋洋的,带着笑,像是夏日的微风,像是春日的溪流,像是窗台上的风铃。


叮铃铃,叮铃铃。


是谁?


周泽楷眨眨眼睛,歪着脑袋,松开了小猫。熊猫娃娃被重新抱在怀里,胖胖的肚子,大大的黑眼圈,瞪着自己的小主人,一动不动。


“啊——啊——”周泽楷鼓着腮帮子,一下一下的拍着娃娃。


有谁在浅浅低笑,就在耳边,盘旋在头顶,周泽楷抬起头,却只看到白色的纱帐。


“哎呀呀,该祝福的都祝福了,沐橙,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喵~喵~”


“有道理。小周王子,我和沐橙就祝愿你一生幸福吧。”


挂起一阵风,娃娃们手拉手,在空中跳起舞来。周泽楷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在柔软的床面上又滚又爬,开心的拍着手,发出哇哇的笑声。小猫眯起眼睛,跳下床,消失在一道白色的辉光之中。


大厅里,巫师和吸血鬼悄悄交换了个视线,海盗喝着葡萄酒,不太确定的指了指里面:


“我怎么感觉老叶那家伙也来了。”


魔王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又收到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


2.


一转眼,周泽楷已经十岁,黑珍珠一样的眼睛,丝缎一样的头发,苹果一样的圆脸,精灵会为他歌唱,花朵会为他开放,彩虹高挂在头顶,水晶散落在脚边。


每一天,小王子都在神灵的祝福中,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成长。


但周泽楷一直都记得,在自己身边发生过的,那些巧妙而美好的事情。


三岁,他失足掉进水里,水漫过头顶,难过的无法呼吸,是谁用树枝挑起了衣领,把他拉出水面。


五岁,风筝断了线,晃悠悠的挂在树梢上,是谁轻轻压低了树枝,把风筝送到踮着脚的他面前。


八岁,上课走了神,面对老师的提问,又是谁悄悄翻开书页,将答案指了出来。


周泽楷察觉到,在自己的身边,似乎有一个守护神,就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不见,摸不着。


守护神先生——你在吗——


无人的夜里,周泽楷王子穿着睡衣,趴在窗台上轻轻的叫,但回答他的只有风铃。


叮铃铃,叮铃铃。


3.


十岁的生日晚宴,周泽楷穿着黑色的小礼服,抹着香喷喷的发膏,系着红色的领结,保持着完美无缺的微笑。


喵~


是小猫,琥珀色的眼睛,橙色的皮毛,大大的缎带,叼着煎鱼,在无人注意的角落一闪而过。


周泽楷追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莫名的直觉在脑海回荡:


——跟着小猫,快跟上小猫——


小猫窜出门外,逃进连廊。无人的连廊里,只有周泽楷乎乎的喘气声,他睁大了眼睛,网膜上印下那个正坐在围栏上的雪白身影,披着白色的布单,露出光洁的脚踝,黑色的发丝松松散散的垂下,盖住一双狡黠的眼睛。


银色的月光水一般倾洒,照亮了小王子红扑扑的脸蛋,照亮了那人白暂的下巴。华贵的大理石地面上,却只留下一人的影子,孤孤单单,又细又长。


“哎呀呀,被发现了。”


那人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勾起没有多少血色的嘴角。


“嘘。”


似乎不是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压低了的嗓音,从喉口吐出的气声,吹得周泽楷心里阵阵发痒。


咕噜,那是吞咽口水的声音;咚咚,那是心脏跳动的声音。


“是……守护神先生吗?”周泽楷小步的往前挪了挪,小猫抬眼往这边看了看,琥珀色的眸子泛着幽光。


“守护神?”周泽楷看到对方拍着围栏,发出爽朗的笑声,薄薄的嘴唇一开一合,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哈哈,沐澄你听到没,隔了这么久,居然还能听到这个称呼。”


小猫裂开了嘴,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美丽的猫耳女郎也坐到围栏上,晃着身后的长尾,冲小王子做了个鬼脸。


周泽楷红着脸,在幽灵的注视下一点点的挪近。


一步,两步,三步。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心脏快从胸口蹦出来,白色的身影终于就在咫尺之间。对上那双黑色的眼睛,周泽楷迟疑了一下,最后试着伸出手。对方没有躲闪,掩在白色布单下的脸孔甚至往这边靠近了些,带起一阵有些凉的微风。


带着体温的手指最终穿过皮肤,脸在指尖化作细碎的颗粒,分开又再次合拢,像是倒影的月亮,风里的香气。


这一次,看得见,摸不着。


原本明亮的眼睛少了半分神采,比最深的黑夜还要黯淡无光。周泽楷低下头,手无力的垂下,最后慢慢蹲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哎呀呀,怎么这就要哭了。”感觉到小王子的沮丧,守护神露出好笑又无奈的表情,他伸出手,虚晃了几下。周泽楷想,对方大概是在摸他的头。


“我叫周泽楷,你是谁?”


周泽楷盯着那两瓣薄唇,一缕蓝色的烟雾悠然腾绕,空气里飘荡着烟草的香味,苦涩而醉人。他清晰且明确的听到对方的声音:


“我叫叶修,一个来自远方的幽灵。”


4.


名为叶修的幽灵在轮回住下了,每天都会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出现在周泽楷面前:念书的时候,他盘着腿,和猫女一起,把一本本的厚辞典堆成各种形状的小山;练枪的时候,他隐着身姿,悄悄在耳边,教授对准靶心的诀窍;睡觉的时候,他会浮在床边,讲述属于那个时代的英雄故事。


慢慢的,周泽楷知道了很多关于叶修的故事。


例如,叶修来自一个叫做嘉世的国家,很远很远,他曾是那里的守护神,是战无不胜的斗神。


例如,苏沐橙是叶修的干妹妹,知道很多关于叶修的小秘密,一盘鱼干换一个,童叟无欺。


例如,叶修披着的其实是床单,床单下据说没有穿衣服,一不小心可以看到白晃晃的大腿。


例如,叶修吃什么都行,也可以什么都不吃,只有烟不能断,断了就会缩成一团白雾,萎靡不振。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飘来飘去,忽影忽现的白色幽灵,一点一滴的渗透入周泽楷的生活当中,像是画纸上盛开的水彩,将小王子的天空涂抹的五彩斑斓。


5.


周泽楷王子长大了,也越发英俊,瓜子脸,丹凤眼,嘴角轻轻抿起,便洒落一地的星星。小小的轮回再也盛不下王子的光芒,荣耀大陆上传遍了周泽楷的名字。


谁都知道,轮回有一个小王子,聪明英俊,文武双全,稳重大气,沉默寡言。


但谁也不知道,就是那个聪明强大稳重寡言的小王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栽在幽灵的恶作剧上,干劲满满的跟着小猫去溪流里捞鱼,从父王的储藏室里偷出上好的烟草,在冗长的会议上睁着眼睛睡觉发呆。


在人前的是怎样一个完美的王子,在人后就是怎样一个蠢萌的大男孩。


不需要扮演,不需要改变,这样毫无防备,放下一切防御的姿态,只出现在一人面前。周泽楷可以将自己的心明明白白,毫无保留的放在他最重要的幽灵先生面前,但只有一个秘密,被他深深藏在心底。


父王和母后不知道,最尊敬的透明人老师和最要好的僵尸小伙伴也不知道。


轮回的小王子,喜欢上了一个幽灵。


6.


号角奏起雄壮的军歌,绣着国徽的旗帜迎风招展,迎接他们的王子胜利归来。


披着带血的战衣,身后是被打倒的雄狮和猎鹰,周泽楷单膝跪下,从父王手中接下世传的双枪,一把名为碎霜,一把名为荒火,银色的外壳,闪着低调的辉光。


周泽楷抬起脸,穿过飘舞的彩带,看到叶修坐在屋顶的房梁上,晃着小腿,冲着自己竖起拇指,做出无声的口型。


恭喜,小周。


小王子露出炫目而自信的笑容,站起身,将枪收入枪夹,面向众人挥手致意。


欢呼,祝福。这一天,周泽楷十八岁。


“小周,想要什么礼物吗?”


宴会结束后的夜晚,距离十二点还有半个小时,幽灵终于有机会出现在周泽楷身前。喝了酒的小王子脸颊通红,眼里像是蒙了雾,月光碎成了沙,涣散的焦点逐渐凝聚,炽热的视线最后停留在对方黑色的眼眸里。


周泽楷伸出手去,手指在幽灵的脸颊旁画出一道道弧线,黑色的发丝扫过指尖,没留下一丝触感。


小王子垮着脸,蹲下身子,把自己抱成一团,发出呜呜的声音。


“摸不到……呜呜……我不要摸不到。”


他是人,他是幽灵,活人摸不到幽灵,他碰不了他。


周泽楷还在哭,金豆子一粒又一粒掉落在地毯上。叶修挠着头,嘴里哎呀呀的叹着,围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


“小周,小周,别哭啊。”


手放在头顶,却没法碰触,泪珠子穿过手掌,一颗也留不住。


他是幽灵,他是人,幽灵无法碰触活人,他帮不了他。


7.


北方的巫师从书堆里抬起眼,一双大小眼带着好奇看向年轻的轮回王子。


“让你能碰到幽灵的方法?”


周泽楷重重点点头,没错过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意味深长。


巫师合上书,走到桌边,水晶球放出柔和的光芒,鹅毛笔动起来,在羊皮纸上留下一连串字迹。


“方法是有,不过需要材料,你能集齐吗?”


周泽楷再次坚定的点头,眼里闪着耀眼的花火。


第一样:狼人的白毛。


“我凭什么要给你啊,凭什么凭什么!老叶那混蛋才拔了我一大把毛,你没看到我美丽的尾巴都秃了吗,再敢拔我毛,我分分钟钟咬死你咬死你!”


狼人炸了毛,露出血盆大嘴,甩着秃了一块的大尾巴,气的火冒三丈。


周泽楷站了半天,一句话也插不上。他想了想,指着狼人身后说道:


“是叶修前辈。”


“在哪在哪在哪!看我不咬死他!人呢……哎哟卧槽!”


周泽楷拔了毛,撒腿就跑,身后追着一头雪狼。两人跑了整整三天三夜,直到好脾气的吸血鬼登场,才把碎碎念的狼人给劝了回去。


狼毛,GET。


第二样:海盗的金币


“金币?全没有啦!都到海里去了。”


海盗站在沙滩上,指着浩瀚的大海直跺脚,气的小辫子一蹦一跳。


“都是你!把我的船底凿穿了!”


电锯狂人翻翻白眼,哼了一声:“怪我咯,要不是老叶他在船底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干什么,我至于和他打起来吗?”


“我不管,你赔你赔!”


电锯狂人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拿起血迹斑斑的电锯,任劳任怨的劈起木板。


“要比原来的更大!”


“好。”


“要画上更多的花!”


“好。”


海盗不理他了。周泽楷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小伙伴。小僵尸在水里摸了一圈,捞起了一麻袋的金币。


金币,GET。


第三样:恶魔的镜片


“眼镜片?”长着角的恶魔温和的笑着,指着眼镜问。


“那给你好啦,不过只有一片啦,另一片给别人了。”


周泽楷感激的接下从镜框上抠下来的珍贵镜片,但还是有些担心恶魔的眼睛。


恶魔笑起来,身后的翅膀哗啦哗啦的扇动,掀起一小片地狱的火焰。


“没事啦,那个是平光,没有也看的到。”


镜片,GET。


第四样:魔王的眼泪


魔王:“……”


周泽楷:“……”


魔王:“……”


周泽楷:“……”


魔王:“=言=”


周泽楷:“QAQ”


眼泪,GET不到……


8.


金币丢在一旁,狼毫飘散在空中,口袋里还揣着镜片,小王子又一次蹲下来,抱着膝盖,难过的直掉金豆子。


怎么办?


怎么办?


风吹了起来,飘来熟悉的烟草香。


叮铃铃,叮铃铃,似乎有风铃在歌唱。


一双脚停在了面前,白皙的皮肤,细长的脚腕,白色的布单盖着,风一吹,露出下面光滑的小腿肚。


“小周。”


来自幽灵的声音,周泽楷抽抽鼻子,努力把眼泪擦干,可是擦干了又涌上来,幽灵的声音好近,近的他心里一阵阵的疼。


“小周。”


头上覆上一只大手,凉凉的,手指尖在发丛里摩挲着,头顶处传来轻笑。


周泽楷猛地抬起头,眼泪来不及擦拭,随着重力落下来,被另一只手接住了,在手心处炸开水花。


“哎呀呀,这么大人还哭鼻子,羞不羞。”


周泽楷扑了上去,将眼前披着床单的幽灵牢牢抱进怀里。


白皙的皮肤,和想象中一样的冰冷;黑色的头发,和想象中一样的顺滑;薄皮的嘴唇,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宽大的床单下面,和想象中一样的光溜溜。


两个躯体纠缠在一起,迸发出足以灼伤皮肤的热度。


“叶修。”


小王子揽着心尖上的人,执起他雪白的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你就是我的幸福。”


远处的小猫用爪子遮住了眼睛,透明人老师叹了口气,想着怎么去跟国王解释,树上的小鸟悄悄噤了声,大树也悄悄弯下枝桠,将一抹春色锁在秘密的花园。


王子和幽灵,迎来了属于他们的happy end。 


Fin


 


PS:


小周:眼泪,怎么拿到的?


叶修:我在老韩的屋里堆满了洋葱和胡椒。


小周:……


侍卫:报!魔,魔王杀进来啦!!!!!


小周&叶修:……


————————————————————————————


借用部分万圣节的设定,老韩的设定来自微博Botija太太,太太的画太萌了,容我偷偷告个白。

标签: 周叶
转载自:小吃包
评论
热度(441)

开始温柔的催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