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君/周叶】爸问你呢还有没有枪(巨短一发完)

短篇

赋一抹花雨倾城:

* 设定来自 @EDcoins 

* 我本来想写个笑话的只是文力不够愣是写不出能让人笑的东西【头疼

* 不知道算不算傻白反正挺傻的(这类型不适合我(捂心口塞塞的


Are you ready?


  枪械扫射的声音从楼下的停车库里传来,浩浩荡荡地卷过飘渺在空气里的少量灰尘,席卷着所有的静谧,“咚咚咚”地喧嚣着子弹相撞的声音,突破天际。

  叶修忽的从床上坐起来,松散的筋骨咯咯作着响,“我靠,那俩熊孩子…小周你下去看看,我起不来。”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身边人。

  周泽楷睁开惺忪的睡眼,拧紧眉头,他能够感觉到天花板在震,墙壁在震,然后床,也在震。

  他三下两下从床上跳下来,随手捋过随随便便丢在地上的衣物,一鼓作气从脚到头套上,带着还满满的起床气黑着半张脸跺着脚打开卧室的门,一阵轰吵的声音扑面而来,叫嚣着像是要撕碎他的灵魂。

  “……”沉默寡言的枪王大大摔门而出。

  叶修默默地点起一根烟,脑子里闷闷地想着:

  天知道这房隔音效果弄得这么好究竟是为了什么。

 

  事实上,剧情发展本不该是这样的。

  一枪穿云和君莫笑本来只是打算用BB弹好好干上一场,赌一赌看谁去把那两个明明已经到中午了却还不起床的熊家长给吼起来,但是由于这俩小家伙射击技术都太高明,家里投藏着的BB弹很快就被用完了。

  于是专业作死的君莫笑干脆直接上了直径比较小的剔除了火药没有弹头的子弹。

  被激起了雄心斗志的一枪穿云也毫不示弱,直接手持双枪和他攀打起来,在现在暂时空着的一楼车库翻滚着打了起来。

 

  “要不是千机伞被没收了我肯定分分钟打爆你!”君莫笑毫不示弱地瞄准了一枪穿云,精准地朝着他的肩膀按下了扳机,“不对,不是分分钟!秒秒钟都行!”

  “就吹吧!”一枪穿云闪身躲过这一发子弹,很好地受身,重新站稳,双枪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闷响,子弹一头扎进空气之中,旋转着迸发着热流朝着君莫笑涌去。

  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弹孔,玩具枪的性能不大,所以也只是出现了弹孔,没有办法造成更大的威胁,没有火药,无论如何也不会爆炸。

 

  但是。

  这样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非常……响。

  所以当两个熊孩子听见从楼上传来周泽楷特有的带着起床气的脚步声的时候突然开始涌起了不好的预感,背后一凉,突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一枪穿云下意识地看向君莫笑。

  君莫笑跟他老爹一个样向来鬼点子多,现在却也焉得差不多了,“我们考虑一下先把枪藏起来,然后拿把水枪来掩盖犯罪痕迹怎样…?”

  然后他们俩想也没想就照做了,因为周泽楷走路速度很快,根本容不得他们磨蹭。

 

  君莫笑负责把玩具枪藏起来,他稍微踌躇了一会究竟应该塞哪,最开始他打算塞抽屉里但是这样一点隐藏的效果也没有,于是他打算学猫和老鼠里那一招,手忙假乱地把枪塞进厚厚的地毯里。

  一枪穿云从倒塌的书架后面翻出两把水枪,也顾不得里面装着的都是些什么玩意,随便丢了一把给君莫笑,就开始在墙壁的凹陷上喷去。

  所以当起床后还没整理头发导致头发有些乱七八糟的周泽楷出现在二人面前时,他们只是把整个车库搞得整个湿漉漉的。

  看似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因为水的种类问题,他们好像需要重新粉刷一下白墙。

 

  “……”周泽楷顶着冲上脑门的怒气,傲视着眼前已经再也认不出来的车库。

  “嗨…早上好,爸,你起来了。”一枪穿云一直面瘫着的脸也开始有点挂不住了,因为杀气是可以蔓延的,而他现在突然感觉背后有点凉凉的。

  周泽楷看着他。

  这种情况下也不用问是谁干的了,明显是两个人一起搞的大件事儿。

  教育熊孩子,需要从大事做起。

 

  于是他就着地板就这么坐下了,拍了拍身前的地板,“谈。”

  周泽楷一向言简意赅,这点一枪穿云和君莫笑也很清楚。

  于是再怎么面不红心不跳,也只能乖乖地暗溜溜摸过去,慢慢吞吞地坐在他面前,君莫笑的笑容有点儿僵硬,因为那里好像是他刚刚藏着玩具枪的地方——他还以为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所以才藏在了看似是周泽楷容易经过的地方的附近。

  “下不为例。”周泽楷说。

  但他伸手撑着地板,就摸到什么硬邦邦的东西,还睡迷糊的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这样?”君莫笑悄悄地和一枪穿云嘀咕着。

  哦,还好不是叶修来训人,不然他们俩恐怕得一天都顶着好几句嘲讽的话,扛着那一串偌大的字过。

  周泽楷是出了名的话少,自然也就不会去……训人。

 

  所以。

  “一天内,重刷。”周泽楷指了指已经认不出模样的墙,“打扫,”指了指湿漉漉的地板,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人在这里打野战,哦不,在这里洗车,“收拾,”指了指被他们从架子上撞下来的杂物,“别吵。”指了指他们的嘴。

  ………………说好的不会训人呢?

  这叫做不训人!逗我呢!

  君莫笑这回真的不敢笑了。

 

  “最后,没收。”周泽楷伸出手,两人只能乖乖地把胡闹神器水枪缴械,只是恐怕一段时间以内不能在车库里胡作非为了。

  周泽楷问,“还有吗?”

  两人一致地摇了摇头,他们也就在这时候团结得可怕。

  周泽楷很满意地拎着两把水枪慢悠悠地正欲站起身,却又突然想到地毯下硬邦邦的东西,伸手一掏,就是两把看来是犯罪工具的玩具枪。

  他脸色一黑。

  ——忍着起床气没爆发,这是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父爱啊!

 

  一枪穿云看到作案工具被发现了,不禁有点郁闷自己怎么就相信了君莫笑。

  猪队友加神对手,这是要前途无亮的节奏啊!

  好在周泽楷没再说什么,转身提着三把玩具枪和两把水枪就上楼了,看着他摇曳着的呆毛,一枪穿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可怜的老爹。

  ——就该给他好好睡一觉。

  周泽楷却突然一踩自己的裤脚,一脸迷茫,没有想太多,慢悠悠地准备上楼。

 

  今天裤子有点儿不合身?

  “嗨,你爸是不是穿错我爸的裤子了?”君莫笑捂着嘴悄悄地对一枪穿云说道。

  “怎么,想打110?”一枪穿云问。

  “不我就是觉得他们有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君莫笑想到这亲如爹的隔音小天花板和小墙壁,实在是太可爱了,简直比任何淘宝耳塞小物件要靠谱得多。

  “……”一枪穿云看着他,突然有点想打119。

  “所以呢,没有枪,没有伞,这游戏还能玩?”君莫笑愁眉苦脸,“学隔壁老韩家的大漠孤烟肉搏么?”

  “我还有,枪。”一枪穿云看着他。

  君莫笑突然觉得自己心塞塞的。

 

How can be continued?


* 明知道自己文力不足却想着要尝试傻逼类型的我……【【点蜡

* 棍子太太我我我我我ooc了…………【哭晕在厕所

评论
热度(165)

开始温柔的催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