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叶]白玉京(36)

嗷嗷嗷:

周泽楷慢慢睁开眼睛,他有太多的疑问。


可是他看见面前的人已经变了神情。那转瞬即过的柔情和愧疚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这会儿前辈十分严肃,仿佛要说出一件惊天的秘密:“小周道友。”


周泽楷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在听。


“你听说过安利吗?”


周泽楷:“……”


周泽楷有种感觉,不管这个“安利”是什么,他一点也不想听说过。而且他应该还很讨厌这东西。


可是这些都无法阻止叶修兴致勃勃卖安利。


因为周泽楷在大部分时候,都不是一个会拒绝他人的人。


所以他耐心地听完了一个相当危言耸听、在未来不知道几百万年后才可能会发生的故事——故事里,现在正是最风光的韩真君,不知道为什么一意孤行和最大的叫做什么BOSS的天道君干上了,他们会拼得两败俱伤,顺便毁灭整个宇宙。


而叶修大大,也就是这位前辈,是特意从另一个宇宙赶来,阻止这场惨剧人寰的悲剧发生的伟大救世主。


救世主已经有了一套完美的逆天计划,只剩一个小小的麻烦还没有解决掉。


前辈的表情很忧郁,语气很诚恳,显然是真心困扰:“小周啊,现在要钱没钱要怪没怪,新手装都凑不齐,本座该去哪儿升级呢?”


有那么一刹那,周泽楷以为自己碰上骗子了,这家伙一定是想要骗灵石。但是周泽楷不明白,怎么可能有人敢骗金丹修士,不怕死吗……所以他是真的想要修行?


经过叶修费尽周折的一番自我介绍,周泽楷顺利把他当成了一个运气好被灵宝认主的散修,现在自学不下去想要拜师却找不到门路了——这样的散修满地都是,绝大部分都不能更进一步默默消亡,不足为奇。


周泽楷只是随便思考了一下宗门下次公开招收弟子是什么时间,就鬼使神差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找了个完美的理由——叶修看起来虽然挺年轻但肯定已经超过二十岁,宗门收弟子总是从小孩子挑起,就不要让他去碰壁了吧,影响道心平和。


如果他真的没有隐藏实力,或许可以先个徒,年少气盛的小周道友在心里估算着,等化神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徒弟带回去了。


毕竟这年头敢带灵宝出门的低阶修士不多。带灵宝出门,修为低下,还看着特别傻的可能就这么一个——周泽楷相信自己是个不忍心看着人家白白出门送死的好心人,所以决定捡个便宜。


“来。”他冲叶修示意了一下,伸出一只手。


叶修迟疑了一下,还是收起伞,乖乖握住他的手。


下一秒,他发现到了一座小木屋前,大概是在山上,四周云雾缭绕,屋前屋后都开满了桃花。


“怎么觉得眼熟。”叶修看了看周围,仔细回想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来过这个地方。


周泽楷听了,心情更加愉悦:“有缘。”


叶修看看他,明白了,修道之人讲究缘分,正如凡人追求仙缘,而仙人也崇尚万事随缘。看来这个不认识自己的小周,觉得两人有缘,所以愿意伸出援手了。


撇开乱七八糟的事儿不谈,叶修也觉得他们挺有缘分。


果然周泽楷说:“这里修炼比较好。”


能不好吗,连叶修这种半吊子修士都能感觉到充沛的天地元气,肯定是个风水宝地,就是不知道是哪里。


他跟着小周里里外外走了一遍,最后有点失望地发现对方要走了。


因为周泽楷沉默地领着他看了一圈环境之后说:“明天见。”


叶修:“……”


叶修很想说我刚经历生离死别,现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你能别这么狠心嘛,可惜他说不出口。再加上想起来还有个苏小伞,倒也不会寂寞。


周泽楷说走就走一点也不含糊。


他一走,苏小伞就冒出头:“哇,这是金屋藏娇的节奏啊。主人你运气真好呢,我看小周道友天赋异禀,早晚能有一番成就,说不准他看上你了,到时候你可别装……”


没等感慨完,叶修回过神来,在它脑袋上拍了一把:“闭嘴,从哪儿学来的垃圾话。”


抽完苏小伞,随手推开虚掩着的门。


然后他俩吓了一跳,屋里的人也被吓了一跳。


一枚果子掉到了地上,咕噜咕噜滚到了叶修脚下。


叶修看到桌子边上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正呆在那里。


“小周?”叶修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唤了一声,随即他发现认错了人。因为对方的脑袋上明显有一对毛绒绒的大耳朵。


但是除了这对不属于人类的耳朵,它几乎和周泽楷小时候一模一样,简直比碎霜还要像。尤其是对方那一对乌溜溜亮闪闪的大眼睛,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对方也满脸惊骇地看着他们,然后举起小手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我只是借住……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我还只是个孩子……”


苏小伞很兴奋地说:“哇,好难得,捡到一只没长大的小狐妖。”


小狐妖虽然看上去很害怕,但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我是人了……不是妖。”


叶修无奈地看了看它的尖耳朵,又看了看它藏在背后的毛绒绒的大尾巴:“……孩子,你现在充其量是个人妖。”


小狐狸抖了半天,发现苏小伞没有要杀他的意思,才渐渐恢复了正常:“我不是人妖我是人,你们可以叫我小方。”


叶修正在看屋子里的摆设,一时没听清楚:“小……小什么?”


对方扭过脑袋,把目光转向他,眨了一下眼。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简直可以跟当年的小周泽楷媲美。


瞬间,叶修认出了他是谁。这不是小周泽楷,也不是小碎霜,虽然很像很像,但是眼神出卖了它。


不过就算他认出了对方,对方也不会认识他,所以这会儿小狐狸老老实实地说:“我叫方锐。”


叶修忍住笑:“嗯,方小锐,你在这里做什么?”


方锐又眨了眨眼:“我就住在这儿,我和这里的主人是朋友。”


叶修背起手说:“我和这里的主人才是朋友,你这个骗子。”


方锐说:“我不是骗子,我以前真的和小周是朋友!我的名字都是他取的呢!真的!”


方锐名字是周泽楷取的?叶修有点奇怪,这好像对不上号啊,但他还是装作不屑道:“那现在呢?绝交了?因为你偷果子吃?”


方锐这才想起刚才吓得丢掉的果实,不过它也没空去捡,只是很绝望地低下头,揪着自己的尾巴毛说:“现在他都不记得我了。”


“……”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也还只是个可怜寂寞又故作坚强的孩子。


方小锐咕吱咕吱啃完了果子,开始向新朋友们声情并茂地讲述了一个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结果被狠心的师门拆散的老套故事。


方锐是一个孤儿。


确切地说是一个记事起就没有父母的小狐狸。因为打不过其他的动物,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去人类的村子里偷东西吃。有一次路过学堂,听了一个老道的晚课,无意中开启了灵智。它才知道原来世界是这样精彩,于是决定去修仙。


它千辛万苦赶到轮回的时候,弟子已经收完了。一个什么本领都没有的小妖怪,当然不值得宗门里的真人破例收下它,所以它只能徘徊在轮回的大门外,想着以后该怎么办。


幸好它遇到了小周。那时候的小周刚刚被轮回掌门收为亲传,据说是轮回千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没有之一。


同样还是个小孩子的周泽楷很快发现了一直徘徊不走的小狐狸——那时候方锐甚至还不能化成人形。不知道为什么,小周对它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耐心。总是偷偷给它带灵果吃,还教它读书和修行。


苏小伞说:“我懂,小周道友一定也是个绒毛控。对了小方道友,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吗?”


方小锐吓了一跳,立刻死死抱住自己的尾巴不放。


叶修把苏小伞揪回来:“……你给我闭嘴。”


方小锐接着讲。


小狐狸并不知道他是谁,只是很感激这个孩子,有一天想起来就问他叫什么名字,准备长大了报答他。对方一直不太爱说话,因为正好在教它写字,就直接写给它看。


它装作自己看得懂:“你的名字很好啊,那我叫你小圆吧。”


小狐狸进步很快,但是周泽楷的进步更快,几乎达到了一个令它连追赶的想法都没有的程度。两个人从一开始比赛着修行,到周泽楷教导它修行,只用了不到三个月。


妖族成长周期比人要长多了,所以故事里的小周已经长大,小方却还是原来的模样。直到有一天,它发现自己似乎可以变成人了。


它努力变、变、变,变成了一个它每天都能看见的人。


这时候曾经和它一起修炼的人已经英俊得惊动了整个修仙界。


周泽楷看见它的第一眼就笑了:“不是这样。”


他说不是这样,但是也没有说到底应该怎么样。所以小狐狸就很满意地保持着这个外形了。


“我不想姓胡了。”终于变成人的小狐狸说,“你叫小圆,我就叫小方,以后我们一起出去闯天下怎么样?”


“……好。”当时的周泽楷到底也没说自己并不姓圆,只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因为他十分难得地接着问,“方什么?”


小狐狸歪头想了半天:“方什么呢?方坚?方直?方诚?方什么好呢?小圆你说我叫方什么好?大丈夫一点!”


周泽楷看了它半天,看到它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最后才轻声说:“方锐……”


方锐对自己的名字非常满意。它觉得这个名字已经存在很久了,只是一直在等它而已。


方小锐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叶修就轻轻地说:“他记得你。”


“他不记得我了。”方锐的眼神依然很绝望。就在有了新名字之后不久,它按往常的习惯去轮回找小圆玩耍,却发现小圆失约了。接着,它就得到了掌门的得意弟子成就金丹的消息。


“不,他记得你。”叶修摇了摇头。


他记得方锐。


故事里那个进步神速的轮回弟子,是电竞选手小周。


“一定有阴谋!”苏小伞握起拳头,它的身边还在噗噗噗落着花瓣雨,“我们要把小周道友的记忆找回来!革命需要火种!主人你也急需一个肯吃安利的土豪!”


叶修已经懒得管它:“连土豪都出来了……你到底知道什么叫安利吗?”


“呃。”苏小伞说,“我们不需要知道什么叫安利,我们只需要知道敌人在哪里!”


方锐很为难道:“等等,请问一下哈……那个‘我们’,不包括我吧?”

标签: 周叶
转载自:嗷嗷嗷
评论
热度(506)

开始温柔的催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