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合志文】【周叶】锦衣夜行 上

天啦噜我女神!!!

郁州:

经小伙伴提醒我还没把合志放出来,借着转嘉年华消息的机会摸上来,把这篇14年5月(恍如隔世了都)交的稿子放出来_(:з」∠)_




分三次放完。






1.


 


叶修在鬼市转了三天,终于寻到了目标。


 


他这次出来做活是孤身一人。年前,他一手带大的几个小辈相继出师,虽然都还在兴欣的小组里效力,但已经不用叶修事事提点,寸步不离地跟着教导了。叶修考虑到他们经验尚浅,就将他们分成两两一队,以小队为单位接手任务。


叶修自己闭关休息了两年,出关把包子唐柔等人叫过来一看,个个红光满面,精神十足,两年历练都没缺胳膊少腿,便觉得相当欣慰。兴欣会所里设了酒宴,在众位好友、徒弟的包围下,叶修喝了两杯存了一百七十年的余杭酒,放倒了自己,足足醉了两天两夜。


两天两夜之后,叶修抹了把脸,随手从兴欣老板的抽屉里摸出份任务,出来干活了。


这次任务,叶修不追求难度,只是很久没有干活,手生,出来找找感觉的。出任务前,他还去了B市某名山上找了趟王杰希。


仲夏时节,王杰希摆了个卦象摊子,桌上铺着八卦,摆着签筒,放着易经和一把摸得乌黑的折扇。这块是游人最多的地方,人挤人,多得都要往山崖上掉,王杰希在这摆摊居然没有惊动了景区的管理人员或者城管,过来把他赶走,真是让人十分不解。


叶修上去就问,你这样占道经营,破坏景区环境,怎么没人撵你?


没什么生意,王杰希正在桌后喝茶,见叶修来,也只掀了掀眼皮,道,天气凉了,昨天让微草把这座山头买下来了。


有钱人!叶修竖起大拇指,对于有钱人,他向来是不吝赞美的。


怎么是你出来看摊子,小高呢,小别呢?


他们有别的事。


那也不能你来啊,你都多大岁数了。


你就当我来体验生活。王杰希淡定地看着面前比他还大了百八十岁的男人。


按照王杰希现在在圈里的身份地位,这种抛头露面给人看相的活,怎么也不该他出来干的,不过各个组的风气不同,既然有像兴欣这样,不管男女,不管前辈后辈,都在第一线跑工作的,就能有微草这样,老大哥一般不露面,高高在上,将领导的架势做足了,偶尔却会出来体验体验生活。


叶修将摊子前面的板凳摆正了,还没坐下,王杰希就来意见了。


这不是给你坐的,你别挡着我做生意。


叶修听着王杰希说话,就一屁股拍下去了,托着左腮,露出一个叫厌恶的人加倍厌恶、让喜欢的人加倍喜欢的笑意。


王杰希皱皱眉头,道,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叶修双肘搭在桌上,凑近了点,头顶艳红的遮阳伞将他整个映得像春节贴在前门的门神颜色。


点心最近看我星相,说我红鸾星动了,可能要走桃花运,我觉得事关重大,特地来找你看看。


点心是谁?


方锐啊,他转入我们组后起的外号。


这外号是何说法?


我随便起的。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道,方锐道行也不浅了,我记得有五百余年了吧?他说有,多半就是有了。


所以还想找你看看嘛,你们微草不是在这方面比较擅长吗?


叶修将王杰希桌上的签筒摇得噌噌响,虽然是说着自己的终生大事,他的眼神却还是闲适的,仿佛他不是坐在拥挤的游人之中,而是惬意地倚靠在清风翠篁之中,一不小心就要羽化登仙了。八卦六爻、紫微斗数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他们圈里的人多少都懂点,只是懂得深浅的区别。叶修在圈中有“道藏”之称,精通各种道术妖术,星相占卜之类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医人不能自医,他是没法看自己的命数的。


第一个人说,叶修,我看到你红鸾星动了。叶修笑笑,没当回事。第二个人说,叶修,我看到你红鸾星动了。叶修愣了愣,没说话。第三个人说,叶修,我看到你红鸾星动了,动得跟抽搐似的,你这是要犯桃花,还是要犯母老虎啊……叶修决定来找圈中信誉不错的王大眼看看。


王杰希对叶修道,摇一下。


叶修看着王杰希,摇了一下身子。


王杰希嘴角抽了下,我叫你摇签筒。


叶修唰唰摇了半天,才跳出来一支。


王杰希拿起来看了两眼,也没去翻书便道,桃花运,最近慎防美人计吧。


叶修毫无兴趣地将签塞回签筒,要你说,其实我这几天也摇了几次,次次都是这个。


王杰希一笑,你不是说要去出任务吗,说不定就是这次任务认识的。


叶修道,你还别说,这次的任务还真满蹊跷,受害者都是半夜归家,精神恍惚不定,裤子里还有遗精痕迹,看着像被吸过精气的。


王杰希道,艳鬼?他们不是早就改行做化妆品了,听说赚了很多钱,移居澳洲了。


叶修抚掌道,是啊,现在这年头,行业里制度健全,管得那么严格,被抓住就要罚一大笔款子,哪还有家伙搞这个。我去瞧瞧,说不定是流落在外面不知道规矩的小孩搞的,如果是初犯,就从轻处理好了。


王杰希看着叶修的脸,忽然一笑,说不定是个小美人,要把你迷得神魂颠倒。


叶修懒懒地站起身来,没答话。


说实话,这圈里比他年纪长的都没几个了,阅历经验能比得上他的更是少,他活了那么久,活色生香不知道见了多少,那些历史上留名的倾国倾城的美人,他亲眼见过好几个,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身边有损友曾问他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后来则直接借用了西方医学的说法,猜测他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性冷感。


一只性冷感的妖精,听起来就十分梦幻。


 


任务的受害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去过鬼市。


所谓鬼市,倒不是开在阴间,参加的都是鬼怪,而是阳间普通人的旧货交易市场。鬼市只有在有些历史的城市才有,多是开在老城墙下,或是蔽塞的老旧街巷里。丑时开市,寅时闭市。人们自觉聚集起来,在黑暗中交易,买东西的不问东西是从哪来的,卖东西的也不会知道东西是被谁买走的,很适合销售些来路不明的东西。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鬼市上卖不了的东西。


叶修走在鬼市中,脚边是摊贩铺开的垫布,一不小心就会踩到,絮絮的话语声飘散在空气中,和远处街头昏暗的灯光一样,仿佛进了无数的蚊虫,低鸣着飞旋。


他有些苍白的皮肤在夜色中显出曝光过度的效果,连带着他风情懒散的眉目,都氤氲在白色的雾气中,让人难以琢磨。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卖不了的东西……


我会在这里,买到自己想要的吗?


叶修的双手插在口袋里,脚步声消失在雨后的青石板上。


 


叶修看见花了他三天的目标。


那个人推着一辆老式的28自行车,慢慢地走过来。车很有年代感,推车的人却很年轻,借着一点稀薄的月光,叶修可以感觉到那人身上令人着迷的生命活力。


年轻人长了一张比月光还美好的脸。


他不知道要买什么,走得很慢,却没有在任何一个摊贩前停下,或者,他是来卖点什么的。叶修倚着快被蠹虫腐蚀干净的老旧木柱,视线随着那个人移动。


约莫是一种直觉,叶修知道,就是他了。


年轻人推着车,在叶修面前停住了。


周围的人都各自进行着有气无力的交易,没有人留意到他们。


年轻人站在叶修面前,似乎审视了一会,又或者只是梦幻般地犹疑了几秒。叶修往前探了探身子,他俩忽然靠得很近,近得可以看见彼此眼底的光华。


你要买什么?叶修问他。


他抿着唇,类似一个拒绝的表情,却点了点头。


他说,跟我走。


还真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可爱请求啊,叶修想。


他将嘴角的烟拿开,不紧不慢地站直了身子,如同草原上即将开始一天狩猎的豹子,舒展开了身体。


走吧。


年轻人推着车,走在前面,叶修跟了上去,摸了摸脑后压乱的头发。


他还当是什么搞的鬼,原来是头小狐狸。


狐狸的邀请,有谁能拒绝呢?


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小狐狸精。


 


 


2.


 


周泽楷寻到了目标。


 


他这次出来做活是孤身一人。年前他刚从欧洲旅行回来,带回了一个宋代的瓷罐,这个瓷罐是一件古堡闹鬼案的元凶,欧洲的灵异处理者对它毫无办法,辗转找到了轮回。估测了事件严重性后,他们组全体出动,在欧洲好好玩了一圈,顺便把事情处理了。


回来之后,轮回全组都处于假期综合症中——大假之后难以进入工作状态,心不在焉,效率低下。当一组人都窝在总部,懒洋洋地打着电脑游戏,江波涛忍不住感叹:如果现在有敌人大举来袭,我们会全军覆没吧。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他们无所不能的领头人周泽楷,已经接了一个小活,兢兢业业地忙工作去了。


周泽楷离开之前,江波涛曾对坐在门槛上给爱枪做保养的周泽楷说,队长,我刚刚看星相,看到你红鸾星动了。


周泽楷抬眼看了他一下,就去擦他的枪。


自己的命相,自己是不能看的,否则会有逆天之嫌。不管自身修为如何高深,也只能通过身边人的说法,知道自己可能会有什么因缘灾幸。周泽楷对江波涛颇为信任,既然江波涛说是这么回事,那就肯定是这么回事了。


周泽楷的上身只穿了白色的衬衫,风衣搭在一边,挂在肩上的腋下枪套没有系紧,黑色的皮质上的金属搭扣优雅地闪着光。他从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交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展开一看,是周泽楷此次的任务。


吸人精气吗?好些年没见干这行的了……这种在夜间捕食男子采补的做法效率很低,危险系数又大,还容易被普通人察觉,经常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以前是流行过,不过后来联盟体制完善后,这种行为每做必会被抓,比超速寄罚单还稳准狠,所以基本已经绝迹了。有需要的精怪都会直接用钱去买,还能省时省力。怎么现在又有家伙搞这个呢?


周泽楷听着江波涛分析,点了点头,显然很赞同江波涛的想法。


江波涛道,事出稀奇,必有古怪,这事可能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队长你要小心。


周泽楷系好了枪带,两把沙漠之鹰,两把柯尔特1873,用法术隐了枪形,套上了风衣。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走出大门,忽然想到比起任务,更重要的是红鸾星动的事吧?


传说中无所不能的队长,在谈恋爱这方面……到底行不行啊?


周泽楷已经走远了。


 


周泽楷在圈中的代号是一枪穿云。这个代号原来是属于一位前辈的,在他们圈里,换代号或者接手别人的代号都是很平常的事,代号之下,可能相交已久的对手、伙伴也不知道你的真身到底是鬼是妖。周泽楷在这个圈里,还算是资历浅的,他上面还有一大群懒得历劫成仙的老家伙。人活久了会成为人精,妖活得太久了,约莫可以称为妖孽?


周泽楷的相貌放在人堆里,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他早就习惯了走在普通人之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让自己成为众人视线中的死角,人们从他身边走过,能意识到他的存在,但又不会留下任何印象,就像与一阵风擦肩而过。


这阵风游魂似的,在鬼市潮湿的雾气中推着一辆28的自行车。周泽楷第一次学骑自行车,学的就是这种粗笨的大自行车,后来科技日新月异,自行车也不断更新换代,到了现在这个年头,周泽楷连飞机都会开了,却还是喜欢这种快进博物馆的老自行车。


组里人说,这说明队长是个念旧的人。


周泽楷没吱声,他想真念旧就该不骑车,而应该回归当初荒郊野岭到处土遁的荒凉时光。只可惜现在别说土遁,就是御风而行圈里人也都腻烦了,纷纷爱上了开车坐飞机,更有甚者,出门买菜都要骑电瓶车,哪还有半点古典主义精神。


 


那个人倚在一座老旧的宅院前,既没有摆摊,也没有与任何人攀谈生意,整个人都隐没在弥漫着木头腐蚀气味的黑暗中。周泽楷不由自主地走近了,他的嘴边有一点烟头的红光,映出他浅色的嘴角和苍白的肌肤。他在笑,好像正等着谁来。


仿佛是一种直觉,周泽楷知道他等的人是自己。


周泽楷停在他的面前,可以闻到对方身上温和而干燥的气味,让人隐约觉得十分怀念。


那人的眼珠上有两泓弯弯的光晕,透着说不出的狡黠。他出声,声音温厚低沉,如同在酒中泡了数年的果实,不自觉地就有股说不清的引诱劲。


你要买什么?他问。


这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吗,周泽楷注视着眼前的人,沉默了一会说,跟我走。


周泽楷推着车往前走,周围的人声又清晰起来,他感觉到那人跟了上来。


之前他还想,到底是什么精怪引起了这种事,原来是只狐狸精。


听到他问你想买什么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冲动,要把他的一切都买下来。


如果是他的话,有谁能拒绝呢?



转载自:郁州
评论
热度(768)

开始温柔的催坑!